北京融智協力國際會展有限公司

總機:010-51655961轉

傳真:010-51655865

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網址:www.oagpep.buzz

地址:北京市西城區廣安門南濱河路27號貴都國際中心A座1703室


北京融智協力國際會展有限公司

融信公眾號

Beijing Rongzhixieli International Expo Co.,Ltd.

電話/Tel:86+(0)10-51655961      傳真/Fax:86+(0)10-51655865

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地址/Address: 北京市大興區宏業路9號CDD創意港嘉悅廣場1號樓410-412室

         


華為的底氣在哪里?任正非有話說

外界所有人都在擔憂華為如此生死攸關的時刻,在擔憂華為未來應該怎么辦、能不能活下去的時候,任正非反而有點超然世外,要談教育。

任正非:從來沒有覺得我們會死亡,我們做了2萬個獎牌在做,上面寫的是“不死的華為”。

微信圖片_20190530161106.jpg


芯片備胎背后有故事 華為差一點賣給美國公司

記者:為什么在2004年設立海思這樣一個部門?

任正非:這個部門也沒有什么,就是一個部門,部門為什么叫這個名字?我也不知道,這個名字自己起的。

記者:無論叫什么,存在的目的?

任正非:每個部門都有存在的目的,它的目的是做芯片,2012實驗室還要做很多其他東西。海思只是2012實驗室的一個下屬機構。

記者:2004年甚至更早的時候中美關系一切正常、國際供應鏈一切正常,為什么要預想假如這個世界不正常怎么辦?

任正非:我們曾經準備用100億美金把這個公司賣給美國公司,賣給人家時合同也簽訂了,所有手續辦完了,兩個團隊買了花衣服,大家穿著花衣服去海灘上比賽跑步、比賽打乒乓球,這個時候該美國公司發生變化,新董事長否決了收購,(我們)回來討論還賣不賣?我在我們公司是投降派、妥協派,什么事情都想讓一讓,少壯派激進派堅決不賣了,我就說十年之后和美國在山頭上遭遇,我們肯定拼不過他們刺刀,他們爬南坡時是帶著牛肉咖啡爬坡,我們帶著干糧爬坡,可能到山上不如人家,我們要有思想準備,就準備了備胎計劃。

有人說5G將來會不會分裂成兩種標準?我認為不會的。因為人類好不容易統一了一個標準,為共同的全球云社會服務,兩種標準就是兩朵云,很難交融。


這個社會最終要走向人工智能

任正非:可以參觀一下我們生產線,基本上沒有人的,20秒鐘一部手機,從無到有基本上沒有什么人。未來幾百條、上千條的生產線完全是自動化的,這時說人的文化素質不夠,至少說沒有受過大專、大學以上的教育,英文也不好、計算機也不好,工人的機會都不存在,沒有工人階級這個名詞,公司生產階級上基本上叫“工匠”,從我們公司的索引,可以放大來看這個國家,國家也要走向這一步,否則國家沒有競爭力的。


一個國家強大的基礎是什么?

任正非:一個國家強大的基礎是什么?有硬件基礎,比如說鐵路、公路、交通設施、城市建設、自來水各種環節的硬件設施,硬件設施沒有靈魂的,靈魂在于文化、哲學、教育,在于人類文化素質。


從一個都不能少到一個喬布斯都不能少

任正非:當然,這些年國家七十年來(取得)巨大進步,三十年來也有巨大改善,教師的生活也有巨大的進步,但是要看到(孩子)是祖國的未來、國家的未來,而教師們擔負著給花朵澆水。我們都不給花朵澆水,沒有使命感,少澆水花朵蔫了,不就少了一個喬布斯嗎?

從今天抓起,如果農村的孩子二三十年以后很多都是博士、碩士,就會為國家在新的創新領域搏擊,爭取國家新的前途和命運,這才是未來。如果二三十年以后還是沒有多少文化,仍舊是一個打工仔,打什么工,全是自動化了。


職業教育應更受關注

任正非:在工業革命時代,只要有中學文化程度、中專文化程度基本上可以工作了。但是在智能化社會,這個文化程度大大提升了。而且不完全是精英教育,國家重視的都是綜合性的精英教育,對職業教育不夠的。德國70%是高等職業教育,高等職業教育也是很偉大的。


中美貿易根本的問題是教育水平

記者:把談教育的背景再放寬一點,如果教育是這樣的現狀,怎么去面對現在以及未來很有可能持續的中美貿易爭端?

任正非:中美貿易根本的問題是教育水平,國家一定要開放才有未來,開放一定要強身健體,強身健體要有文化素質。


5G別人兩三年也不會追上我們

記者:美國發了一個對華為90天的延遲禁令期,換句話說華為有了90天的臨時執照,您怎么看?90天可以做什么?如果新聞是真的,90天如果取消怎么看待這個反復?

任正非:首先,90天對我們沒有多大意義,我們已經準備好了。我們最重要的還是把自己能做的事情做好,美國政府做的事不是我們能左右的。借此機會要講一下,我們還是要非常感謝美國公司的,三十年來美國公司伴隨著我們公司成長,做了很多貢獻,教明白了我們怎么走路。大家知道,華為絕大部分的顧問公司都是美國公司,典型的有IBM、埃森哲等,有幾十家。

第二,美國大量的零部件、器件廠家這么多年來給了我們很大支持。特別是在最近的危機時刻,體現了美國企業的正義與良心。前天晚上,徐直軍半夜兩三點打電話給我,報告了美國供應商努力備貨的情況,我流淚了,感到“得道多助、失道寡助”,今天,美國的企業還在和美國政府溝通審批這個事情。

我們被列入實體清單,美國公司賣產品給華為都必須要拿去批準。美國是法制國家,美國企業不能不遵守法律,實體經濟要遵守法律。媒體也不要老罵美國企業,大家多為美國企業說話,要罵就罵美國政客。我覺得有時候不分青紅皂白,一竿子打過去打的都是矮的人,其實高的人打不著。媒體應該要理解,美國企業和我們是共命運的,我們都是市場經濟的主體。

美國政客做這個工作可能低估了我們的力量。我就不多說了,因為何庭波的員工信說得很清楚,國外、國內的主流媒體都刊登了。剛才說到爛飛機,我們有一些邊緣產品沒有“備胎”,這些產品本來遲早就要淘汰的,這些有影響。但在最先進的領域不會有多少影響,至少5G不會影響,不僅不影響,別人兩三年也不會追上我們的。



在線客服
 
 
 工作時間
周一至周五 :8:30-18:00